百年纽曼:国王的仪仗

今年是纽曼诞辰百年,回顾其卓越的艺术作品,在如今这个视觉泛滥的时代,似乎更加有意义。

纽曼(Arnold Newman,1918-2006)在摄影史上的大师地位,是凭借其作品形式和内涵上的丰富性与宽广性而确立的。

内涵与形式无法截然区分,尤其在艺术层面上,二者是互为表里的。我们通常会将内涵直观地理解为“画面要表达的意义”,事实上这种鉴赏角度是偏狭的。内涵,显然应该拥有更广泛的所指,它可以泛指一切观感,即画面在你心灵中所激发的各种反响。

 

像上边这张作品,仅形式本身就富含审美上的意义。即便我们毫不探究其中人物的身份和故事,只看其构图上对三个人物位置的处理,影调上的细腻控制,以及面孔中所体现出的不同表情、姿态,就可以获得足够的视觉愉悦感,这种愉悦感是清晰明澈的。

再如上图,通过狭长的画面几何来营造纯粹的视觉上的和谐感,明暗对比于线条的纵横交错,形成一种带有抽象感的绘画风格。视觉艺术的意义,可以完全出自视觉本身,而不必借助附加的旨趣,就像音乐可以纯粹以声音的共鸣与谐调来让听众动情一样。

今年是纽曼诞辰百年,回顾其卓越的艺术作品,在如今这个视觉泛滥的时代,似乎更加有意义。

纽曼对摄影一丝不苟的精心处理方式,显示出一种古典风范的仪式感。我们讨论和鉴赏他作品中形式之美和内涵之美,似乎在观看一场国王的加冕礼——一切都基于形式感,即便没有仪仗,国王似乎依然是国王,但纵观历史,你会发现,国王的尊严必须借助仪仗来体现,这似乎是虚构和矫饰的礼仪,却一刻都不可或缺。在艺术品鉴上,做这种类比,在某种意义上讲,是恰当的。